• 送礼物
  • 打赏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第101章   低语之城(六)

    第101章   低语之城(六)

    作者:    

      “放弃作为‘神明’的你,你所不愿的一切都将消失。”

      少女身披巨大的浓雾,背临漆黑的深渊,她朝着‘我’的方向伸出手,那只手在一片黑暗中更显得无比洁白,如同笼罩着一层神圣的月光。

      但她并不是什么神圣的月光。

      她是那片深渊的造物者。

      她是最纯粹的黑暗。

      ‘我’在犹豫,犹豫于这个梦境的真实,犹豫于这个真实的迷惑。

      “接受我。”她说。

      “结束这一切。”毒蛇低语着,吐着艳红的信子。

      日月无光,黑色的火焰在四周起舞,像是进行着神秘的祭祀,而‘我’则是她的祭品,无法动弹。

      “被我吃掉吧,战争。”

      ‘我’的神明给我下达了最后的审判。

      那只是一个模糊不清的梦。

      我睁开眼,视野一阵恍惚,恍惚之中,是寒冬的漫天飞雪。

      飞雪,严寒,一望无际的苍白,眼前的景象让我感觉很熟悉,我不受控制地向前走去,走向那处悬崖。

      悬崖的边上有一棵古松,在一片雪白中仍保留着星星点点的苍翠。

      树上坐着一个人,背对着我的方向,一动不动。

      我应该知道他是谁,但我似乎忘记了。

      “你后悔过吗。”树上的人突然发出了声音,那是一个少年,他的声音就像这片苍茫的风雪一般,冰冷得掺不进任何感情。

      “她只是把你从一个轮回拖向了另一个轮回,她救不了你,也许她根本救不了任何人。”

      “她在骗你。”

      少年微微抬起头,像是看向悬崖的上空,可那里什么都没有。

      “她,你,我,还有‘天道’,我们都是轮回的祭品。”

      “除了跳入深渊,我们别无他法。”

      少年转过头来。

      “做出选择吧,这一次,你怎么选。”

      梦境在急速坍缩,我只来得及看到那双暗红色的眼瞳,他从来波澜不惊的眼底居然也会像这样蕴满哀伤。

      这时我才确信,我真的认识他很久了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璇冥睁开眼时,神色依旧有些茫然,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,动了动,感觉十分不真切。他看了看周围,仍旧是冰都,熟悉的冰都,他回来了,从那些支离的梦境中。

      他突然陷入这些梦境,是从他吞下那金色光球的一刻开始的,而把光球交给他的御魂暮鸢正坐在他旁边,手里还无聊地抛着个雪球——他在等自己醒过来。

      也许自己并没有睡过去很久,璇冥猜测。

      “想起来了多少?”御魂暮鸢心不在焉地说着,低头盯着手里的雪球。

      “想起来什么?”璇冥问。

      御魂暮鸢看了璇冥一眼,“好吧,我换个问法,你看到了什么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璇冥深思了一会儿,摇头。

      “不可能吧……”御魂暮鸢怔住了,“什么都没看到?”

      璇冥又摇头,“不是,我看到很多人,但是我不认识,后来又看到一个人,我觉得很熟悉,但是……”

      “但是?”御魂暮鸢眯了眯眼睛,等着三少主的下文。

      “但是我想不起来他是谁。”璇冥无辜道。

      御魂暮鸢看着璇三少主,半晌没有说话,也不知是无奈还是无语,“我想把这个球砸你脑袋上,看看你能不能记起来什么。”

      璇冥僵坐着不动,大有一种“你砸”的气势。

      “……”别人都是脑子里进水,冰都这些魔族可好,进了水,还给冻住了,倒都倒不出来。御魂暮鸢扯了扯嘴角,到底还是没拿那雪球当凶器,只随手扔向三少主的方向,便走出门去了。

      璇冥一手接住朝自己脸迎面飞来的雪球,还没等放下手,那团可怜的雪球就在他手里滋啦啦地汽成了一团白雾,连滴水都没剩下的。

      璇冥看着自己生生把一块雪球给烧没了的手掌,不禁愣住了,倒不是说以前没发生过这样的事,反而正是因为幼时时常发生,所以他对这种情况一点都不陌生,他惊讶是因为,这种事,至少近五年来没有发生过了。

      以前他还很小的时候,就偶尔无法控制自己过于强大的力量,挨着什么东西时间太长就能把东西给烧着,站在雪地里一刻钟不动就能融出一块土地来,刚开始璇理还有闲心啧啧称奇,甚至开玩笑说可以让璇冥出去大街小巷走一圈,说不定冰都可以冬去春来一下。

      璇炽只拿手敲一下二小姐的脑门,笑一声“胡闹”。

      那时候画芥也尤其喜欢跟在小璇冥后头,把他们三少主当成一个小小的移动火炉,借此怀念她的故乡炎都的温度,当时还只丁点大的璇冥也乐于跟这位小姐姐一起玩耍,因为他发现会不嫌他的手太烫而牵着他的,除了他的至亲,好像就只有画芥了。

      “因为芥儿只怕冷,不怕热。”画芥拢了拢自己的大斗篷,整个缩在里面,只露出双眼睛瞅着他,如此解释道。

      直到后来的某一天,事情不可控了。一位照顾小璇冥日常起居的侍女在那日清晨,照例去喊他们年幼的小少主晨起练武,却在手拍到小少年肩膀的一瞬间,全身都被灼热的烈焰包围。

      小璇冥是被无比嘶哑和充满恐惧的尖叫惊醒的,他眼睁睁地看着一个曾经无比熟悉和鲜活的生命,就那样在他眼前被烧成了一具焦黑的尸体。

      如果说先前璇冥对自己的力量还没有什么实感,那么那一刻,他终于明白了自己是什么。

      就算后来他一次又一次学会控制自己日渐增强的力量,璇冥也开始避免与他人、其他所有活着的东西接触,他不想那个“万一”再发生一次。

      也因此后来,他的力量有时增长得太过突飞猛进而不好掌握,他也只是烧着一些小物件,而没有再伤及无辜的生命。

      但这些都弥补不了已经发生过的曾经。

      此刻的三少主看着自己的手掌,几乎又闻到那股扼住他咽喉的焦臭,他已经很多年没再发生这类事情了,而以往,每次出现这种迹象,都是他的力量又上涨了一大截的征兆——即使他自己并不愿意这件事发生。

      三少主璇冥,在魔族天性渴求力量的同时,并不希望变得更加强大了。

      “变强多好,想揍谁揍谁,都不带虚的。”那件事以前,璇理还会拍着他的脑袋,如此笑道。而那以后,璇理只会一言不发地蹲下来抱着他,说:“没事的,你有璇炽,有我,还有老头子呢。”

      可是那时的璇冥便知道,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连他们璇家的老爷子,冰都曾经的掌权者,魔界那位数一数二的魔族,都无法控制住他。

      他只是安静地待在璇理温暖的怀中,仰头看着上方那片冷灰色的天空。

      那片沉寂的天空也落下雪花,轻盈地嵌入他赤红的瞳孔,连融化成水的过程都没有,便已消失在他眼中。

      如果连他都控制不住他自己,就没人可以救他了。

      届时,“璇冥”必将死去。

      三少主仍在发愣,耳边忽然又是一声滋啦啦,璇冥一抬头,便见眼前一团消散的白雾,放眼望向门外,少年站在雪地中,手里还掂着一个雪球,见璇冥抬头了,照着三少主面门就扔了过来。

      不出意料,这一个雪球也是在离璇冥一指距离之时,便化了雾气。

      御魂暮鸢拍了拍掌心的残雪,仍旧站在远处没挪动,只抬了抬头,“防守型攻击,三少主,可以啊。”

      璇冥面露不解。

      “我知道你在担忧什么,但是你看,你坐着的那个椅子,不也什么事都没有。”御魂暮鸢说。

      璇冥闻言一愣,睁了睁眼睛,突然站了起来,也就是这时候,原本一直相安无事的木椅,突然就烧着了。

      啪。

      璇冥还没来得及后退,只听得几步开外的御魂暮鸢抬手一个响指,璇冥面前的火势还没来得及迅猛,就陡然消失,像是被收进了椅子里,空气中零星的水灵力稍纵即逝。

      “应激型攻击,三少主,你的情绪太不稳定了,说到底,你到底在担心什么?仔细想想,令你不安至此的,到底是什么?”御魂暮鸢翻开手掌,从雪地中纷纷升起的水蓝色光点像是在回应他的征召,旋入他的掌心,渐渐汇聚成一支细长的冰针,悬在他手心,闪着泠泠冷光。

      被水灵包围的少年眯了眯眼,“要不要接一发这个试试看?璇冥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璇冥顿了一下,再抬起头的时候,脸上的表情称得上有些严肃,他看着安静地悬浮在对方手中的冰针,俨然摆出了严阵以待的驾驶。

      “来。”三少主正色道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璇冥坐在院墙上,一腿悬在墙外,一腿抬起支棱着手,一手撑着脑袋,另一手捏着那只细长的冰针,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。

      御魂暮鸢手一挥,那随之破空而来的长针并未像先前的雪球一般融化,反而不依不饶地与他身周冒出的火流对抗着,几乎擦出了刺啦刺啦的火花。璇冥一直跟眼前那小指粗细的长针僵持着,他知道对方什么意思,御魂暮鸢想让他试着把这根冰针也烧掉,就像先前融化那些雪球一样。

      可冰针到底不像那些手搓的雪球,而是灵力汇聚的造物,僵持半天,也不见丝毫削减,到最后,反而是璇冥先撑不住,眼看那根冰针都要戳到他脑门了,才往旁边一偏头,嗖地一声,冰针就从他耳边呼啸而过,刺入了后面的窗格,发出一声闷响。

      “怎么样,好玩儿吧。”御魂暮鸢勾了勾手指,扎在窗格里的冰针挣扎了两下,又飞了出来,飘到璇冥面前。

      “我年纪大了,懒得讲道理了,什么意思,你自己去想。”雪地里的少年低头笑了笑,朝仍旧傻站着的三少主挥了下手,“我去找你家小檀拿药续命了,三少主你慢慢玩儿吧。”说着便往外走去。

      “诶诶小哥哥你往哪儿去呀?”不一会儿,外面传来了个小丫头的声音。

      “旋二少主让你跟着我的?”御魂暮鸢的声音。

      “嘻嘻,你就让我跟着嘛,我也好交差。”小丫头说。

      渐渐地,听不到说话的声音了。

      璇冥将仍浮在他面前的冰针取了下来,这只小臂长的细长冰针即使被他握住,也不见融化,真是奇了。三少主沉思着,突然无奈地勾了勾嘴角。

      想明白倒没有,不过这么一闹,他居然真的安心了不少。

      不可思议。

    发表评论

    温馨提示: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,会造成格式错误。

    评论

    赠送礼物

    打赏

   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!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赏寄语

    订阅章节

    已选择章;需要消费亚洲彩票网-pk10六码两期计划论坛_北京pk10+在线计划_PK六10在线期计划币;

    亚洲彩票网-pk10六码两期计划论坛_北京pk10+在线计划_PK六10在线期计划中文网登陆中心

    投票推荐

   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,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!
    架哦~去赚取积分

    关于亚洲彩票网-pk10六码两期计划论坛_北京pk10+在线计划_PK六10在线期计划中文网 | 客服中心 | 榜单说明 | 加入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热书地图

  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鄂网文【2013】0715-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:鄂B2-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-8

    客服电话 010-53538876

   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